首 页  |  至德简讯  |  至德英才  |  至德联谊  |  族典族谱  |  至德文化产业  |  至德善举  |  至德剪影  |  名胜风景  |  规划与展望  |  寻根探源  |  诚征合作
族典族谱 > 版本文献
修家谱的三大原则
浏览次数:123   来源:吴美福    发表时间:2020-11-21 10:58:00

修家谱的三大原则


国有史家有谱,是传统也是现实。对修谱的历史和现状应有个冷静的观察和评估,立足历史面对现实,全面检视谱牒的文化价值和存在问题,对证处方,形成共识,才能使修谱健康发展。

现在可见谱系资料,史籍文献中较早的有《左传》、《国语》、《世本》等,然后是《史记》、《三国志》、《陈书》、《新唐书》、《宋史》等正史和有史料价值的笔记小说《世说新语》等,此外就是所涉各地方志和各支家谱。明代之前的家谱罕见,流传下来的多是明清民国家谱。笔者认为,仅就技术而言修谱必须遵循三项原则,即专家修谱原则、考证求实原则、继承创新相结合原则。

一、专家修谱原则 

专家修谱原则的贯彻,可分两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主修人员。修谱是一姓一族之大事,主修人员至关重要。主修人员不必是专家,但主修人员必须抛开名闻利养,以悲天悯人的大关怀、天下为公的大格局、舍我其谁的大担当,把修谱这项盛世伟业担当起来落到实处。必须有家谱是学术、修谱是做学问的专业意识,有识人用人的眼光和胸怀,设置一套遴选优秀人才的机制,积极自觉地贯彻专家修谱的原则。要克服门户之见,以德才论人而不以关系论人,精品佳作不必出自本支系或亲近之人;要克服迷信权威,一些所谓的名人权威,在其他行业颇有建树,但隔行如隔山,涉足治史治谱则捉襟见肘力不从心,至于徒有虚名的“权威”更不遑多论。要选那些文化专业功底厚实德才兼备的人担纲编纂,一时没有合适人选,可以先选文化好的人让其“先培训后上岗”。要破除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意识,以尊祖敬宗造福子孙的情怀对修谱质量负责。同时还要具有前沿性思想,要对新思想新技术持开放态度,因为时代不同,再用原来的老方法老套路去修续家谱,可能是劳民伤财同时修好后的家谱也就仅仅是书本一堆达不到传承的目的。

第二层次是编撰人员。编撰人员的首要条件是专业,要以自己的专业精神、专业素养、专业技能认真负责地对待家史家谱中的每一事件每一人物,应具备一点文献学、版本学常识,有获取资料的能力,对获取的资料有分析研究的能力。编撰人员要乐于奉献不计得失任劳任怨,潜下心来广泛收集资料,对资料下一番比较鉴别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真功夫,笔下每一句话每一结论真正做到言之成理持之有故。若门外汉东拼西凑信手拈来即成家谱,那是对祖宗的亵渎对当代的误导对后人的不负责任。杜绝粗陋之作的关键是编撰人员。为此成立一个专门团队,给修谱续谱提供学术支持,研制解决传统修谱续谱的各种操作难题,来解决修谱中的困境,修谱切忌假大空,那种自己不明就里“大胆推测果断落笔”的态度,是万万要不得。 

二、考证求实原则 

针对古今修谱中攀附造假抄袭拼凑的现象,考证求实应提到修谱必须坚持的原则高度。在修谱全过程尤其是对祖源世系的梳理和澄清,考证既是原则又是方法,没有考证鉴别求真求实无从谈起甚至不能修谱。对历史人物事件充分考证之后才能做到观点有据、存信阙疑、直隐相成。 

(一)观点有据。首先要弄清观点来源于资料,资料决定观点的逻辑关系。对资料的占有要尽量全面,立论才有基础,观点才可避免片面。要杜绝先有观点后找资料的做法,这样做往往立论不稳,漏洞百出。其次是对资料要有鉴别,没有鉴别的资料毫无用处。鉴别有几条标准,大致是考古资料重于文献资料;国史重于方志,方志重于家谱;国史中要更注重早期资料。最后要借鉴前人的鉴别成果,比如明清考据学成果。 


(二)存信阙疑。由于自然的历史的社会的原因,谱系失传是普遍现象。有的可以通过考证重新构建,有的由于资料缺乏无法考证,这样就只能用存疑的办法解决。中华民族素有不忘始祖的传统,所以始祖而下人物世系失传并不少见。比如远古时期尧、舜、禹是同时代人,同是黄帝后裔,有的传近十代,有的传四、五代,传代较少的有祖先人物失传是肯定的。西周初年到有确切纪年的公元前841年的200余年间,各诸侯国有的传三、四代,有的传七、八代,也是有失传。各地家谱中,世系完整者是凤毛麟角,完整又无误者难得一见。家谱应收录真实有据的信史,摒弃荒诞不经的传说,存疑资料缺乏无法考证而又必须交待的部分。 

(三)直隐相成。古代史家有秉笔直书的传统和美德,无可否认修谱应继承这一传统。但是我们在考察考证家族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时,隐恶扬善也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因为第一家谱除存史价值之外还有教育功能,我们理应侧重于记录先祖的嘉言懿行以弘扬祖德教育后人;第二孔子倡导的为尊者讳为亲者讳在修谱中也应得到体现,对于先祖的污点恶行或轻点或曲笔或忽略可矣。 

三、继承创新相结合的原则。 

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既体现在内容上,又体现在体例上。内容上的继承,是有鉴别有考证有取舍的继承,而不是照单全收。对于包括历史、方志、家谱在内存世文献中关于家史的记载,经考证鉴别继承其可靠精华部分,构建其空缺断代部分,存疑其缺乏资料的部分,其过程本身就是创新,是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继承,这是个二者结合的过程。在内容方面还有一种很重要的创新形式,就是涉及家族史的历代遭贬的历史事件,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要以辨证唯物主义历史观重新检视重新考证,给出客观公允的历史评价。 

体例上的继承与创新,这里仅就当代家谱的主流版式文字版谈点看法,少数谱保留的表格版和方兴未艾的电子版从略。继承必须从欧苏体例谈起。

欧阳修说:“谱例曰:姓氏之出,其来也远,故其上世多亡不见。谱图之法,断自可见之世,即为高祖,下为五世玄孙,而别自为世。”

苏洵说:“益州长史味道至吾之高祖,其间世次皆不可纪。而洵始为《族谱》以纪其族属,谱之所纪上自吾之高祖,下至于吾之昆弟,昆弟死及昆弟之子。曰:呜呼!高祖之上不可详矣。”

可见,欧苏体例统为小宗之法,即为“五世表(世称‘五世图’)”,即使有追溯,但与五世高祖并不联属。其实,欧苏世代就是一张纸的世系表,只是收入书中才分成多页。如果把这个五世图还原为一张表,可以看出上下代对齐、纵列为主的特征;纵向横向连接都得到了清晰表达。

现代家谱多采用大宗之法,万世一系。而现代的大宗之法与古代又有所不同,古代的大宗之法是,大宗万世一系,旁系小宗只及五世,规模小文字少尚可以表系之。现代修谱与古代修谱一个很大不同就是入谱代数增多人数增多,一部家谱涵盖人数少则数千多则数万,与古代只涉及数十百人不可同日而语。为突破规模版面限制,多数改用文字版。现代文字版家谱体例多是同代人横排,一代一单元,往往多达几页几十页。查询起来需要逐代查找上下对接,非麻烦,需要科学的改进。

Copyright © 2008-2020 至德春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36100号
声明:本网站为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指正。